公安之窗(公安县百事通)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39946|回复: 0

深圳民企拉横幅反黑恶反特权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8-4 18:4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致深圳市委王荣书记的公开信

    信由:深圳市投资控股集团旗下深圳市客运公司,将原福田汽车站福安大厦约20000平方米物业租给我司,租期至2020年12月31日。在我司投入约6000万元对所租物业进行装修改造时,适逢深圳地铁九号线开工,涉及拆迁的红树林管理局及原鹏城宝企业宝源行,由市政府协调安置在福安大厦,我司负责装修转租。
  因物业分割分配需要,我司将专供投控董事长范鸣春和客运公司董事长张良等领导“健身”的羽毛球馆暂停使用(附公开报道)。这一正常的行为立即惹怒了范、张二位大佬,去年6月24日,客运公司集结近200名黑衣保安,采取强制手段封锁正在施工作业的场地,引发了重大对峙事件(附图)。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诸多媒体介入后,客运公司即捏造我司拖欠租赁费等不实理由,上诉福田法院,要求解除与我司的租赁合同。

  

   这一简单的民事案件,在审理过程中可谓曲折离奇,高潮迭起。因范董等领导的请托、干预,本案自去年七月立案、调解、庭审、上审委会、再调解、再上审委会、请人大代表听证审委会、参与调解,一系列眼花缭乱的程序历时一年多,直至惊动全国人大,一审经福田区法院审委会讨论,认定客运公司恶意履行合同,于2013年7月12日作出裁决:合同合法有效,双方继续履行。
    官司胜诉了,现实却比败诉更为困难和残酷。回顾整个事件的过程,以及眼下我们正在进行的自我维齤权活动,我们有太多的疑问和心结,希望向深圳人民的最高领导人王荣书记求教、倾诉:
     1、本案2013年7月初最后一次调解时,法院邀请了10名市(区)人大代表旁听,市人大代表肖女士在发言中,一针见血地质问客运公司董事长张良:你们总觉得国有企业打官司用的是国家的钱,耗个三五年,处于弱势地位的民企也就拖死了。无独有偶,我司在胜诉后申请恢复装修进程,客运公司负责人徐承俭竟轻蔑叫嚣“这才一审,你们懂不懂法?你们等着打二审吧!二审我们要是也输了还可申请再审,没个三五年,这事怎么能完”?另一负责人王绩宏更是赤裸裸的对我司负责人声称:打到最后是两败俱伤,就算最后你们赢了,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我们用的是大爷(共产党)的钱,看看谁伤得重?敢问王书记,作为市委书记,您愿意做这种人的大爷吗?
   2、我司因客运公司的恶意缠讼,拖延装修使用所租物业已逾一年,期间承担巨大损失,且对平安保险、宝源行等次承租单位已构成违约。同时,物业的闲置也使国有的客运公司损失租金收入约千万元。面对这样一个清晰的现状,我司再三恳请投控董事长范鸣春同意先让第三方入场,租金亦可由客运公司收取,以避免无辜第三方牵连受损,但范董事长强调其只是客运公司的全资股东,在他的层面无权处理第三方及国有物业空置贬损的问题(附与范董往来手机短信记录)。我们普通群众对国企权责不甚了解,但您作为我党在深圳的最高领导人,肯定清楚。请问王书记,范董是在忽悠我们吗?
   3、早在一审合议庭意见形成后,客运公司通过法院分管副院长,当面表示愿意赔偿我方2700万元,条件是解除合同,被拒后打着“司法程序允许”的幌子,行恶意缠讼之实。这种拿国家的钱赌自己的气,背后究竟有何不能见光的交易?诉讼费用总计8万余元的民事纠纷,双方的律师费竟如天壤之别。我司律师费人民币10万元,而原告国企客运公司慷慨的令人咋舌,律师费竟高达300余万。诚请王书记释疑:我市国企支出如此巨额律师费需要投标吗?再打二审如果国企仍然败诉,其负责人构成渎职吗?
   4、为了尽力减轻多方损失,尽快恢复装修进程,我司反复申请执行法院裁决,但客运公司负责人张良逆法悖理,败诉后调集大批保安,执守我司所租物业四周,大量设置铁马、水箱桩等障碍物,更丧心病狂地用拖车拖来两台报废汽车堵住我司大门,其恶行已警醒我们,范鸣春及张良的算盘是通过利用国企固有的优势条件,欺辱并迫使我司跟进其“耗下去”的节奏,从而达到拖死我们的目的。怯怯地问下王书记:在您领导下的深圳市,维护我司及百余名装修工人的合法权益,只能依靠我们自己吗?
   5、司法,被称为权利救济的最后手段,也是社会主义的最后一道防线,在诸种寻求正义的途径中,司法具有最高权威性,如果法院维护公平正义的判令都不能得到执行,处于弱势地位的我们,要么选择忍辱偷生的沉默,要么选择鱼死网破的爆发。尊敬且亲爱的王书记,您能教导我们作出正确的选择吗?
    6、请原谅!为了生存,我们毅然决然选择了爆发。客运公司的无赖无耻和蛮横霸道得不到制止或纠正,至少将直接迫使我司破产,而第三方的损失、国有资产的贬损、百余名装修工的利益均牵累其中(附图),随即产生的社会负面影响和矛盾将不容质疑的持续发生。既然预见了后果,我们也就有了抗议、声讨、请愿的依据。亲民的王书记,打着维护国有企业利益的旗帜,便可随意牺牲民企生存的空间吗?
  

   7、再次请求王书记原谅并理解我们自行维齤权的行为!我们是悲愤的,但我们又是文明有序的,我们不主动引发群体冲突事件,但我们具有依法维护自身利益不惜献身的决心。我们要求张良及其保护伞范鸣春正面回应表态,要开工,求生存,这个要求合理合法。我们甚至打出了横幅要求与人民的好市长许勤同志对话(附图),但这些显然都是奢望!王书记,假如这封信被您注意了,相关责任人的层层汇报,您是否有办法分辨其中的搪塞和狡辩?
   最后,祝您和您领导下的除范鸣春、张良及其若干爪牙帮凶之外的全市人民一切都好!
   敬礼!


                  深圳市诚丰永信管理顾问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深圳市嘉泰酒店管理顾问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7月23日


无图浏览|小黑屋|联系我们|广告报价|免责声明|商家合作|新手上路|公安之窗(公安县百事通) ( 京ICP备07504785号-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018 )

GMT+8, 2018-1-23 19:48 , Processed in 0.274508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